情绪再包装,以丧失惊喜与感动为代价

拥有自我意识可以改变很多东西,而没有自我意识也可以改变,只不过可能都是被动的改变——因为某些事件而改变。

拥有自我意识的人总是事多,他们可能会怀疑自己的一切,比如一些本能,改变了本能的他们遭受了天谴。比如自己的情绪,将自己的情绪收放控制权交给自己。

有意识的改变情绪产出,称为 情绪再包装

情绪再包装在表达情绪时,有一个明显的拦截动作和调起动作。比如,正常人生气的流程应该是:

  1. 有人在偷看自己工作电脑
  2. 生气

而经过情绪再包装的人生气时,流程变成了:

  1. 有人在偷看自己工作电脑
  2. 本能的生气,但是将生气情绪拦截
  3. 分析判断是否应该生气
  4. 调起生气情绪
  5. 生气

对比可以很明显看到不同。经过情绪再包装的人是自己让自己生气的,是在生气完成之前。而没有经过情绪再包装的人,生气情绪是直达的。

情绪再包装与控制情绪有些区别,在情绪发出后进行“灾后措施”也算控制情绪,但是却不算情绪再包装。

还是生气的例子,一个合法的控制情绪的流程:

  1. 有人偷看自己工作电脑
  2. 生气
  3. 发现是自己boss,压制生气

情绪再包装则是:

  1. 有人在偷看自己工作电脑
  2. 本能的生气,但是将生气情绪拦截
  3. 分析判断是否应该生气
  4. 不调起生气情绪
  5. 不生气

通常来说,情绪再包装多发于以下人群:

  • 拥有自我意识
  • 自制力高
  • 对情绪进行“细想”

接下来的说明需要补充几个新概念:

  • 被动情绪
  • 主动情绪
  • (自我)廉价感
  • 自敬感

被动情绪是指被外物触发的情绪,比如生气、开心、感动、惊喜。这些情绪的产生都是因为遇到什么事件而产生的。

廉价感,可能大部分人都听说过。而这里说的廉价感是指:自己对自己产生廉价感,觉得自己特别“不值钱”,觉得自己没有尊严,十分卑微。触发廉价感的情景有很多:做自己曾经鄙视的事情、勤俭节约、热脸贴上冷屁股。

与廉价感相对的是自敬感——自己觉得自己非常赞,觉得自己非常厉害,非常酷。触发的情景也有很多: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做充满仪式感的事。

而廉价感和自敬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不仅是相对的,且都是自己对自己的评价而产生的情绪。他们的产生主要依据都是“自己认为”。自己认为廉价就廉价,自己认为自敬就自敬。而这种情绪,我们称为主动情绪。而那些不是自己主动触发,而是外部环境触发的,称为被动情绪。

根据花生目前的观察,主动情绪只有自敬感和廉价感2种,除了自敬感和廉价感以外,所有的情绪似乎都是被动情绪。

概念补充完了,继续说情绪再包装。


拥有情绪再包装的人通常有如下特点:

  • 觉得自己特别假:
    因为有一个情绪调起的过程,会错误的认为自己只是在演戏
  • 被动情绪基本上都或多或少的损失:
    “自己调起的开心”对比“直达的开心”,要褪色不少。且某些被动情绪损失非常严重,非常典型就是惊喜与感动,这2种情绪非常依赖于“直达”
  • 开始重视主动情绪:
    可能是因为主动情绪损失惨重,也可能是自我意识过剩。就花生而言,廉价感是非常严重的负面情绪,而自敬感是生活中正面情绪的主要来源

一个重要特点,情绪再包装服从城堡理论

目前看来,情绪再包装会在职业发展中拥有巨大的优势——你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甚至改变情绪的触发规则。但是也有一些缺点,被动情绪损失惨重,且根据花生的推理,情绪再包装的人很难是人生赢家


情绪再包装是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因为他可以改变自己的情绪。实际上,所有的再包装是都很敏感,比如可以改变性格的性格再包装。

经历过再包装的人,可能会非常迷茫——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好像自己什么都能变,没有一个“真实的自己”。

这大可不必担心,因为——哪一个都是真的。

试想一下,假如有一个软件启动时需要你选择一个颜色作为背景色,那么这个软件的背景色是什么呢?

答案取决于你此刻的选择,你选择了,就是真的。尽管你今后可以“变色”,但是此时此刻,你,是你选择的颜色。

直接说最敏感的话题:忠诚

再包装得来的忠诚,依旧是忠诚。他当然可以有能力将忠诚再包装成其他,然后背叛。但是实际上,不仅仅是再包装忠诚的人可以背叛,不会再包装能力的忠诚的人依旧可以被外物所影响而丢失忠诚进行背叛。

再包装不等于撒谎,实际上再包装得来的特性,都是切切实实的特性。此刻,他就是这样的一个拥有如此特性的人,不论再包装与否。而过了此时的今后,他会不会这样的一个人,完全未知,这与再包装无关。

实际上大部分情况下,经过再包装得来的特性,要比原生形成的特性更加稳定。因为再包装代表了至少一次的选择。

不进行再包装的人可以被外界影响改变。而如果进行再包装人想要再次再包装来改变,则是需要为此支付一定代价。这个代价通常是主动情绪——大部分再包装的人,再次再包装时会同时产生极大的廉价感,认为自己为了某些东西,什么都能再包装改变。

假如一个绝对忠诚的男人出轨了,那么若“绝对忠诚”是原生的,情况应该是:

  1. 本身是一个绝对忠诚的人
  2. 遇到了某些事,不再忠诚
  3. 出轨

欺骗伪装则是:

  1. 本身不是一个绝对忠诚的人,但是对外宣称自己是
  2. 出轨

而再包装的人则是:

  1. 将自己再包装成一个绝对忠诚的人
  2. 因为某些原因,决定再包装去掉忠诚
  3. 支付代价(通常是产生大量廉价感),将自己再次再包装,变成非绝对忠诚的人
  4. 出轨

直观来看,再包装得来的特性和原生特性,评价二者的稳定性的,依赖于“再次再包装的代价”是什么:

  • 若代价为负面(如支付廉价感才能再次再包装),则再包装要比原生稳定
    稳定性:欺骗 < 原生 < 再包装
  • 若代价为正面(如以自己善变为荣),则原生要比再包装稳定
    稳定性:欺骗 < 再包装 < 原生

关于忠诚的再包装有些类似于,万能的上帝能不能创造出一块自己举不起来的石头呢?

花生的答案是,当然可以~~但是上帝依旧是万能的,因为它可以再次改变这块石头,使其不再是自己举不起来的石头,然后举起。

看起来是一个环,但是环是有终结点的:

  • 一旦某个人再包装成“自己不会再包装”的人,那么就结束了。所有的特性被彻底锁死,不管是主动或被动,都不能再改变
  • 上帝创造了一块自己举不起来就不再有任何能力的石头,然后发现自己举不起来这块石头

再包装不再能再包装,万能的上帝也不再万能。

发表新的回复

Arnoldnuo 2018年7月9日 下午8:36

再包装是一种更高级的能力

回复